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>市情专题>红色足迹

广州公社 英烈千秋

浏览次数: 来源:广州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 日期:2016-07-08 10:29:00

广州公社 英烈千秋

 

广州起义路,川流不息的车流,日夜轰鸣。在与中山路的交界处不远,几栋黄色小楼,安静地伫立在街道一侧,不时引来形色匆匆的路人探询的目光。这里,便是广州公社旧址。

广州公社的由来,与81年前爆发的那一次轰轰烈烈的广州起义有关。当时,为反抗国民党反动势力的血腥屠杀,中国共产党领导工农兵,在短短的时间里,攻克大半个广州城,并在这里建立我国第一个城市苏维埃政权。

这场可歌可泣的起义指挥者,是张太雷、叶挺、周文雍、叶剑英等中国革命史上的风云人物。他们在这里,运筹帷幄,对整个起义进行指挥。

这次起义,在反动势力的疯狂镇压下,以失败告终。因它的悲壮与惨烈,有人把它比作“东方的巴黎公社”。然而,先烈的鲜血,历史不会忘记。200710 广州公社旧址全面完整复原。行走在这里,重温那段血与火的岁月,起义先烈充塞天地的浩气,穿越时空,仍然令人震撼……

今天的广州起义路口

 

中国第一个城市苏维埃

广州公社旧址,最早在清宣统元年(1909),是由清政府设立的警务公所。辛亥革命后,改成广东警察厅、广东省会公安局、广州市公安局。

81年前,广州爆发了一次轰轰烈烈的起义,这里被起义部队和革命群众攻克,建立我国第一个城市苏维埃政权。虽然只有短短三天,但那悲壮而永恒的瞬间,足以照亮历史。中共广州市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黄穗生,向我们讲述了此次起义的前因后果。

武装反抗反动派

1927412,神州大地风雨如晦。

蒋介石公开叛变革命,大肆搜捕和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。同年415,在广州,反革命势力打着“清党”的旗号,举起罪恶的屠刀,砍向共产党人。昔日全国革命运动中心,骤然腥风血雨,变成白色恐怖的世界。

血的教训,使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迅速成长。192781,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,南昌起义爆发,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。接着,中共中央决定,在湘、鄂、粤、贛四个省,举行秋收起义。

广州作为大革命策源地,工农运动有着深厚基础,中共中央对广州起义寄予很大期望,希望配合南昌起义部队夺取广州,建立新的革命政权。

然而,南昌起义部队在三河坝战斗中失败,广州的反动势力十分强大。直到粤桂战争爆发,广州城防空虚,起义军和革命群众终于找到起义的好时机。

19271211凌晨330分,由叶剑英领导的第四军教导团率先行动,随着三声炮响,三颗耀眼的红色信号弹,腾空而起,划破广州沉沉的夜空。

广州起义的起义军事指挥部副总指挥、工农红军副总司令叶剑英

各路起义部队官兵,撕下国民党的臂章,系上红领带,高举红旗,按照作战方案,奔袭各预定目标。全市3000多名工人赤卫队队员,连同一些工人、学生、市民等,也共同投入战斗。诺大的广州城,顷刻成为沸腾的海洋。

震惊全国的广州起义爆发了!

1211日凌晨330分,震惊中外的广州起义正式打响

 

攻克反动堡垒

位于广州维新路(即今起义路)的广州市公安局,是反动势力在市中心最顽固的堡垒之一。攻下这里,是起义军民重中之重的任务。

教导团一连分为两队,一队攻打公安局,一队攻打驻公安局对面的保安队。当接近公安局时,埋伏在第一公园(即今人民公园)的工人敢死队,迅速越过惠爱路(今中山路),直扑公安局。同时,埋伏在龙藏街太邱疏远的工人赤卫队第一联队队员,也分为南北两路挺进,形成钳形攻势,将公安局包围起来。

然而,被突袭的敌人惊魂稍定后,开始负隅顽抗。重型机枪吐出火舌,子弹像雨点般向起义军民袭来。空气中弥漫着弹药的硝磺气味,让人几乎窒息,脚下,流淌着牺牲的起义军民的鲜血,然而,起义军民没有退却,而是一步一步艰难地前进。

在危急关头,教导团第一营赶到,以密集的活力压住敌人,向公安局逼近。工人赤卫队也发起冲锋,20多名敢死队队员,用搭人梯的办法,爬上围墙,向院内投掷手榴弹,趁着硝烟的掩护,纵身跳进院内。教导团的战士奋勇冲杀,砸开铁门,冲进大院。反动堡垒终于被攻陷!

愤怒的起义军民,砸开牢房,把囚禁在里面的800多人解救了出来。这个昔日魔窟,不止夺走多少革命者的生命。被救的人像见到亲人一样,和起义军民紧紧握手、拥抱。打开脚镣和手铐后,不少人纷纷要求发放枪支,投入起义战争中轰。

参加广州起义的工人赤卫队

 

建立广州苏维埃

凌晨约6时,沉沉的黑夜过去,天边熹微初露,起义的领导者之一周文雍,在重新布置起来的中楼办公室,找来一条横幅,饱蘸浓墨,写上“广州苏维埃政府”几个苍劲有力的大字,把它挂在公安局门口的铁硼顶上。

广州苏维埃政府诞生。

在广州起义中,被攻克的昔日反动堡垒,成为起义的政治中心和军事指挥中心。

中楼是苏维埃政府办公楼,起义总指挥张太雷在这里办公,工人赤卫队也曾在这里召开会议。北楼是工农红军总指挥部,总指挥叶挺、副指挥叶剑英,广东省委军委负责人聂荣臻、黄锦辉以及副官陈赓等,再次指挥起义战斗。南楼则是警卫连办公的地方,起义时用来存放枪支弹药,发放子弹、宣传片、食物、袖章等。

19271211上午7时,张太雷在中楼会议室,主持召开苏维埃政府成员及工农兵执行委员会第一次会议。参加会议的,有叶挺、周文雍、杨殷、恽代英、陈郁等人,以及起义前秘密选举出来的工农兵代表。

张太雷宣读了苏维埃政府的机构组成及政纲。叶挺、杨殷、周文雍等在会上分别作军事、肃反、赤卫队的组织和战斗情况等有关方面的报告。接着,会议进行了热烈的讨论,通过一切政权属于工农兵、实行八小时工作制等十项决议。会后,广州苏维埃政府发表成立宣言,颁布《广州苏维埃政府告民众》、《工人武装起来》等一系列重要文件。

广州起义军民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,攻克了市区大部分地方。然而,反动势力并不甘心,和帝国主义勾结,进行疯狂反扑。起义的第二天,形势急转直下。

先是起义总指挥张太雷被反动势力杀害,起立军民顿时失去指挥的重心。到了黄昏,广州全城枪炮声不绝,国民党援兵源源而至,起义军民四面受敌。

这是一场力量悬殊的斗争,再坚持下去,只会增加无谓的牺牲,甚至会全军覆没。叶挺和聂荣臻果断下令撤出广州,转移到农村。

19271213,国民党军队以数十倍于起义部队的兵力,在英、美海军的协助下,从四面八方涌现广州,压向苏维埃政府。未撤退的广州起义军民,高喊“誓死保卫苏维埃”、“与苏维埃共存亡”的口号,与敌人展开殊死的搏斗。

这天下午3时,守在苏维埃政府的工人赤卫队队员,在打退蜂拥而至的国民党军队的多次进攻后,弹尽粮绝,忍痛撤退。然而,胆怯的国民党军队,还是不敢贸然进入,直到下午5时,在炮火掩护下,才陆续进入。

广州起义,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,以失败告终。然而,它的意义是深远的,黄穗生说,广州起义与南昌起义、秋收起义,是中国共产党单独领导战争和创建人民军队的开端,广州起义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工农兵,举行的一次大规模城市武装起义,是夺取政权、建立城市苏维埃的一次尝试。广州起义所建立的政权广州苏维埃政府,是一个完全新型的革命政权,是在世界东方的大城市中,第一个出现的工农民主政权,因此,在中国革命史上具有重要地位。

参加广州起义的教导团炮兵  

 

旧址修复浩气长存

春夏之交,南国的天空,飘洒着丝丝细雨。广州公社旧址里,人并不多,斑驳的古木,历经沧桑,翠绿依旧。起义军民曾浴血奋战的那几栋小楼,黄色外墙粉刷一新,在雨中巍然而立,几分肃穆,几分寂寥。

回顾历史,广州起义只进行了短短三天,在后来的81年,这里经过了怎样的沧桑变化?它的复原过程是怎样的?原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馆长黎显衡,翻开一页页泛黄的信笺,向我们展开一件件尘封往事。

广州公社旧址

叶剑英为旧址题字

新中国成立后,广州公社旧址被政府接管,并在原址成立了广州市公安局。19613月,国务院公布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然而,由于种种原因,旧址复原工作迟迟未能进行。

黎显衡1971年进入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工作。他清楚地记得,那时广州公社旧址的建筑,已日益残破,并且大部分地方用作办公场所,只在南楼设有小型的史料陈列室,有关旧址原貌的材料很缺乏。

这种状况,直到1977年才得到改变。当时,根据省委、市委有关指示,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开设对旧址复原做准备工作,并成立专门的旧址调查小组。

听到这个消息,年逾八旬、当年的起义指挥者之一叶剑英元帅,于19781月,欣然亲笔题书“广州公社旧址”、“广州起义纪念馆”。其中,“广州公社旧址”的题字牌匾,至今悬挂在旧址大门旁边。

当时,为了调查旧址,工作人员先后召开6此座谈会,访问了当年参加广州起义的76个老人。虽然事隔大半个世纪,但这场激烈的战斗,给老人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,说起当年事,他们历历在目,关于起义的一幕幕壮烈场景,以及起义旧址的点点滴滴,渐渐浮出历史地表。

“那时,工作人员共收集回忆资料110多份,共计9万多字。这些资料,连同搜集到的老照片、老地图等,汇编成《广州公社旧址调查报告》,成为后来广州公社旧址复原的主要根据”黎显衡说。

起义老人 情系旧址

20世纪80年代初,在广州起义旧址修复过程中,参加过广州起义的老同志区梦觉、谭天度、李沛群等70多人,曾先后三次联名呼吁,建立广州起义纪念馆。

这三份发黄的呼吁书,都是手写,细读之下,起义老人们对旧址的独特感情,以及对起义烈士的缅怀之情,跃然纸上,如今读来也令人动容。

第一份《广州起义老人呼吁书》,在阐述广州起义的意义后,这样写到:“ ……忆当年,我起义志士为挽救革命于危急存亡之秋,毅然高举革命红旗,发难于白色恐怖之中,以寡敌众,以弱胜强,靠忠党为国之志,藉革命工农之威,终能首建我国苏维埃政权于广州。当此之时,攻占公安局,血洒观音山,就义红花岗,其精忠壮烈,浩然捐生之英雄行为,真可与青山同在矣……呜呼!革命成矣!烈士逝矣!起义后死者,俱亦年逾花甲矣!倘在有生之年不为纪念馆之建成尽力,将何以见殉难烈士在天之灵?”

第二份、第三份呼吁书,也表达了建立纪念馆的强烈意愿。在各方的努力下,1987年,除了北楼和东北楼,广州市公安局移交了旧址的南楼、中楼及门楼给文物部门,由政府拨专款进行维修,按原貌进行复原。广州起义纪念馆正式成立。起义老人们大半个世纪的梦想,终于实现。

广州起义烈士陵园

 

烈士遗迹 感动后世

黎显衡说,当年的起义老人,现在都已逝世,但人们没有忘记这里。随着北楼、东北楼的移交,2006年,旧址的全面维修工程正式动工,直到200710月全面完工。历经80年,广州公社旧址第一次以完整的面貌,出现在人们眼前。先烈英灵若有知,想必能感到安慰。

重修后的广州公社旧址,总面积达5992平方米。其中,广州起义陈列展览由原来的南楼移至北楼。总面积达900平方米的展览馆,以150多件珍贵的文物资料,350多张历史图片和招牌,完整地展示了广州起义的过程。

行走在这里,你可以在图片上,看到一个个或熟悉或陌生的面孔,近距离观察当年起义所用的枪、刀等武器,还有起义者当时统一的标志:红领带。当年,起义失败后,反动势力在全城大举搜捕戴有红领带的起义者,只要脖子或衣领上染有红色痕迹,都一律杀害。仅5天之内,就屠杀了5700多人。广州城内尸骸遍地,血流成河。

绕过北楼,后面就是拘留所。推开沉重的铁门,在阴暗的巷道穿梭,两侧是铁门分隔的一间间牢房。当年,反动当局在拘留所一楼关押刑事犯,二楼专门关押政治犯。广州市公安局还设立特别侦缉队,专门负责缉捕共产党员和革命人士。他们建起一个侦缉队邢讯室,用毒刑对共产党人、进步人士进行逼供,不少革命先烈,在这里被折磨至死。

参加广州起义的的烈士遗骸

广州起义失败后,拘留所再次成为关押革命志士的地方。积极参与起义的共产党员周文雍和陈铁军,起义失败后被捕,后来被押赴刑场,举行了那个悲壮而感人至深的“刑场上的婚礼”。此外,20世纪30年代,中共早期领导人之一的蔡和森,也是在这里遇害,进步团体“中国文化总同盟广州分盟”的六个负责人,也曾在这里被关押。

一位无名烈士,就义前在墙上留下一首诗:“黄花岗上草青青,赤色牺牲换太平。好汉头颅为党落,主义解放工农兵。”烈士浩气,感动后世。

(摘自:红色史迹   撰文:梁婵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分享:

网站地图|联系我们

版权所有© gzsdfz.org.cn All Rights Reserved

广州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 020-83501579(信息资料处)

地址:广州市下塘西路447号 邮政编码:510091 电子邮箱:gzsdfz@gz.gov.cn

ICP备案号:粤ICP备09204806号-1 网站标识码:4401000003

广州广东

网站统计:

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501号